<var id="7nfb5"><strike id="7nfb5"><listing id="7nfb5"></listing></strike></var>
<cite id="7nfb5"><strike id="7nfb5"></strike></cite>
<cite id="7nfb5"><video id="7nfb5"><thead id="7nfb5"></thead></video></cite>
<menuitem id="7nfb5"><dl id="7nfb5"><listing id="7nfb5"></listing></dl></menuitem>
<var id="7nfb5"></var>
<var id="7nfb5"></var>
<cite id="7nfb5"></cite>
<cite id="7nfb5"></cite>
<var id="7nfb5"></var>
<cite id="7nfb5"></cite><var id="7nfb5"></var>
<var id="7nfb5"></var>

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主管

中國消費者協會主辦

2021-06-05

維護消費者合法權益,引導消費者合理消費

當前位置:首頁 > 熱點新聞
規范化妝,孩子才能“出彩”
2021-05-21 17:40 本文來源:中國消費者報 作者:龐建新

編者按 這一代兒童是幸福的,趕上了消費升級和育兒觀念新潮的年輕父母。潮牌、彩妝、玩具盲盒、數字產品、體驗式消費……凡成人世界的熱門消費,兒童身上也會一一加持。“新潮、顏值、高科技”成為撬動兒童消費市場的杠桿。這一代兒童也是健康安全的:《未成年人保護法》、健康中國兒童行動、中國兒童膳食營養健康調查等等,從政策、法律層面保護祖國的花朵健康安全消費,護航他們快樂成長。

中國消費者報報道(記者 龐建新

在線上和線下兒童用品專賣店,林林總總的玩具和用品新潮時尚,其中宣稱為兒童彩妝的產品品類極為豐富:腮紅、眼影、唇膏、唇彩、甲油、粉餅、氣墊等等,應有盡有,吸引了眾多家長。兒童彩妝市場現狀如何?其安全性如何保證?行業內專家在接受《中國消費者報》記者采訪時表示,目前一些市售彩妝“裝扮玩具”并非法規或標準對應的兒童彩妝類別的產品,目前相關法規對兒童化妝品在注冊備案、檢驗和生產等方面有更嚴格的規定,消費者在選購時應注意識別,理性消費。

“裝扮玩具”還是化妝品?

“哪個甲油更漂亮?哪個更容易撕掉?”小女孩萌芽的愛美之心對彩妝充滿好奇。北京家長高女士有兩個可愛的女兒,幼兒園里偶爾會有表演,因此家里的兒童專用腮紅、眼影、甲油、口紅等一應俱全,兩個孩子過家家時也會拿出來裝扮一番。

兒童節將近,高女士又開始琢磨送孩子什么禮物,“既能玩又漂亮還能化妝”的兒童化妝品套裝玩具還是被她列為首選。

尤其是各大電商平臺上,兒童化妝品套盒等比較熱銷。記者登陸各大電商平臺了解到,這些產品的價格從三十幾元到幾百元不等。

“真正可以化妝,不止于扮家家”“兒童專用化妝品 無毒可水洗指甲油口紅”,記者在“米佳旗艦店”里看到一款售價為265元的“迪士尼兒童化妝品套裝無毒玩具小女孩六一節禮物生日公主彩妝盒”如是宣傳。但在其2390條的累計評價里,有網友在5月6日評論留言:“造型倒是好看,孩子覺得挺新鮮的。但是孩子涂了唇彩以后說嘴巴疼。馬上洗掉之后嘴唇明顯腫了。”4月28日另一位網友評論道:“還行吧,娃娃喜歡,口紅不穩,頭一下就掉了……”在留言區,也能看到客服的解釋表明,該產品為迪士尼正品授權。

記者在“米佳旗艦店”內看到該產品的兒童化妝品檢測證書,但在其產品參數一欄顯示:“玩具類型:其他過家家玩具”“產品名稱:靜態塑膠玩具/兒童裝扮套裝”。

很多家長對于屬性是玩具,卻可以當化妝品用的產品原料不放心。“這些兒童彩妝的原料到底是化妝品還是水性顏料,我們家長很難判斷。”家長肖女士如是表示。對此,米佳旗艦店的客服人員出示了“閃光啫喱”“水性可剝實色指甲油”“眼影”“唇彩”“唇膏”“腮紅”等6個化妝品的檢驗報告。“這個是寶寶用的化妝品,也是玩具。”該客服表示。

隨后,記者又在貝杰斯玩具專營店、億諾母嬰專營店等店鋪發現,有的兒童化妝品“裝扮套裝”屬于玩具類。貝杰斯玩具專營店客服人員出示的檢測報告顯示,測試要求符合GB6675.1-2014《玩具安全 第1部分:基本規范》-條款5.3.5玩具化妝品的特定可遷移元素,符合 GB6675.1-2014-條款5.3.7玩具產品應使用安全的塑料添加劑。

北京日化協會法規部主任佟文鑫對《中國消費者報》記者表示,“裝扮玩具”是一個非常模糊的概念,不是與法規或標準對應的產品類別。所謂的“裝扮玩具”可能涉及粘貼、佩戴、涂擦等多種使用方法的多種類產品,如仿造的寶石飾品,起到美化作用的貼紙等。從規范行業的角度講,按照一般商品流通的,可以包含在“玩具”的范圍內,但不應包括法規、標準或行業規則對產品安全性和使用條件有特別規定和嚴格控制的產品類別。

原料安全性要求更高

隨著消費升級和新一代年輕父母的消費觀念變化,兒童化妝也不再是新鮮事兒,兒童彩妝市場也逐漸得以開發。據跨境電商考拉海購發布的數據,2020年國內兒童彩妝消費同比增長了300%。

記者近日走訪北京線下嬰童店發現,兒童彩妝類產品比較少,大多是兒童護膚品。記者在一家嬰童店的玩具文具區看到一款360°旋轉時尚粉盒,里面有眼影、腮紅和唇彩。其中,該產品標識上標注的眼影成分有:滑石粉、云母、硬脂酸鎂、礦油等。此外,腮紅成分里也含有滑石粉、香精、著色劑。

根據我國《化妝品用滑石粉原料要求》規定,“在粉狀產品的生產和使用過程中,應使粉末遠離口和鼻”;“滑石粉中不得檢出石棉”。

很多家長對“滑石粉”等敏感成分充滿疑慮。還有一些家長也質疑,兒童彩妝原料和成分與成人彩妝是否有區別?安全性咋保證?

對此,佟文鑫對《中國消費者報》記者表示,從化妝品原料和成分的角度講,兒童產品在原料上會從安全性方面進行更加嚴格的要求,但在法律法規和國家標準中并沒有“兒童專用”的化妝品成分或原料這樣的類別或表述。

據佟文鑫介紹,兒童化妝品目前尚無強制性的國家標準。原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在2010年發布《兒童化妝品申報與審評指南》,作為近10年來對兒童化妝品的原則性要求。在《化妝品監督管理條例》為核心的新法規體系下,從安全性出發,兒童化妝品在注冊備案、檢驗和生產等諸多領域也設有更嚴格的規定。

北京工商大學中國化妝品協同創新中心資深專家、北京市植物資源重點實驗室主任李麗教授在接受《中國消費者報》記者采訪時表示,監管部門對兒童化妝品生產企業的要求正逐步提高。去年底,在《化妝品注冊備案資料規范(征求意見稿)》中提出,“宣稱為嬰幼兒、兒童使用的產品,應同時提交毒理學試驗報告和產品安全評估報告”。而今年5月剛剛實施《化妝品功效宣稱評價規范》要求,新功效的化妝品應根據產品功效宣稱的具體情況,進行科學合理的分析。“以后宣稱為‘兒童彩妝’應注冊為宣稱新功效的特殊化妝品。”李麗如是說。“當前,與兒童化妝品相關的主要問題是部分本不屬于化妝品范疇的產品模仿或冒充化妝品并添加對兒童有危害或潛在風險的成分,甚至添加有毒有害的違禁成分。這類產品往往具有和化妝品相同或類似的形態、功效和使用方法,但不符合《化妝品監督管理條例》中化妝品的定義,所以對不了解產品法規的消費者而言難以準確定位其產品類別。”佟文鑫如是表示。

加強非法添加監管力度

按照化妝品法規的要求,兒童化妝品在產品生命周期的監管力度都要大于普通人群使用的產品,包括原料、配方設計、生產環境、檢驗項目和指標、安全評估、標簽宣傳等。佟文鑫表示,一些不法生產經營者為使產品具有“立竿見影”的使用效果和追求快速上市的流通周期,采用添加抗生素等成分、故意在產品類別方面打“擦邊球”等非法行為。

今年以來,河南、廣西、吉林、安徽、遼寧等多地監管部門開展兒童(含嬰幼兒)化妝品專項整治行動,嚴厲打擊在化妝品中非法添加可能危害人體健康的物質等違法行為。記者梳理各地方兒童(含嬰幼兒)化妝品專項整治行動發現,除了重點查處商超、母嬰用品專賣店、化妝品專賣店外,還結合“線上凈網線下清源”專項行動,對化妝品電子商務平臺經營者開展監督檢查。例如遼寧省藥監局于2021年3月至9月在全省范圍內組織開展兒童化妝品專項檢查,將覆蓋備案、生產、經營等環節。重點核查是否存在違法宣稱功效行為,是否符合安全性等相關要求等內容。

“化妝品中往往包含香料、防腐劑、著色劑等染料性成分,而兒童皮膚嬌嫩、皮膚屏障功能弱,易發生過敏等問題,因此建議兒童選用正規產品,無特殊場合需要,兒童盡量少化妝或不化妝。”李麗提醒道。

責任編輯:任冬雪
暴劫柔情无删减版国语_太紧了夹得我的巴好爽_中国老熟女人hd_高清录播服务器_两根一起进去好紧好涨_五月八月免费高清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