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7nfb5"><strike id="7nfb5"><listing id="7nfb5"></listing></strike></var>
<cite id="7nfb5"><strike id="7nfb5"></strike></cite>
<cite id="7nfb5"><video id="7nfb5"><thead id="7nfb5"></thead></video></cite>
<menuitem id="7nfb5"><dl id="7nfb5"><listing id="7nfb5"></listing></dl></menuitem>
<var id="7nfb5"></var>
<var id="7nfb5"></var>
<cite id="7nfb5"></cite>
<cite id="7nfb5"></cite>
<var id="7nfb5"></var>
<cite id="7nfb5"></cite><var id="7nfb5"></var>
<var id="7nfb5"></var>

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主管

中國消費者協會主辦

2021-05-25

維護消費者合法權益,引導消費者合理消費

當前位置:首頁 > 要聞
新思想引領新征程•紅色足跡|永遠的守望
2021-05-25 17:07 本文來源:中國消費者報•中國消費網 作者:任震宇

中國消費者報報道(記者任震宇)“一生守望他,青絲到白發。我郎為百姓,殺敵贏天下。盼他平安歸,心中多牽掛。他為革命生,我為團圓家。心兒隨他走天涯,他信革命我信他。”

80多年前,江西于都籍青年王金長參加了紅軍,臨行前,他囑咐妻子段桂秀等他回來。段桂秀癡等一生,等到的卻是他的烈士證明書。如今,已經103歲的段桂秀老人兒孫滿堂,但仍然念叨著她的“金長哥哥”,講述著這個一生等待的故事。

5月20日,記者隨“學黨史 悟思想紅土地上踐初心”媒體采訪團來到江西省于都縣車溪鄉壩腦村,拜訪了這位老人。

段桂秀老人家旁邊的守望廣場和房屋上的彩繪。  任震宇/攝

段桂秀老人的家旁邊是一個小小的廣場,三層半小樓的側墻畫著一幅巨大彩繪:鄉間小道上,大樟樹下,一名農婦牽著一個孩子的手,癡癡望著遠方。墻上還題著兩個字:守望。于都縣宣傳部門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當地政府部門將這里命名為守望廣場,希望讓更多的人知道這個凄美的愛情故事,記住那些犧牲的紅軍戰士,還有他們守望一生的親人。

雖然已經103歲高齡,但段桂秀老人依然精神矍鑠,坐在客廳的沙發上,不斷用贛南客家方言招呼來采訪的記者們喝茶、吃糖果。

103歲的段桂秀老人接受記者采訪。 任震宇/攝

段桂秀出生在1918年,由于家境貧寒,很小的時候就被送給車溪鄉王家抱養,后來按當時的風俗,給王金長當童養媳。由于從小一起長大,兩人感情很好,在老人的記憶中,王金長什么都讓著她,去哪都帶著她,是她的“金長哥哥”。

后來,王金長參加了紅軍,段桂秀雖然不舍,依然支持他。段桂秀仍然記得,臨行前,她送給王金長一雙草鞋,王金長將身上穿過的一件舊衣服和僅有的一點錢留給她,囑咐說,“我至多離開三五年,你一定要等我回來”。

王金長離開后,家里便只剩下段桂秀、王金長的母親和年幼的弟弟相依為命。家里最困難時,需要外出乞討才能勉強維持生活。為了養活全家,段桂秀還去挑過石灰,100斤一擔,她每天要挑二三十擔,腳也被石灰腐蝕潰爛。

盡管日子艱難,段桂秀還是一直苦苦等著王金長回來。有人對她說,王金長不會回來了,勸她趁年輕改嫁,甚至娘家都給她說好了親事。但她依然忘不了她的金長哥哥,堅決不同意。

一個又一個三五年過去,金長哥哥仍未歸來。一直到新中國建立以后,民政部門送來了一張烈士證,她才知道,金長哥哥1935年就在戰斗中犧牲,再也不能回來了。

后來,婆婆去世了,小叔子長大后也成了家,就剩下段桂秀一個人守著老宅,她總說,自己不能離開,萬一金長哥哥又回來了呢?

2019年5月14日,段桂秀老人第一次來到于都縣城,來到中央紅軍長征出發紀念館。她走到紀念館里一面用草鞋拼成的中國地圖前,慢慢的撫摸著上面的一個紅五角星。這一幕,恰好被中央紅軍長征出發紀念館黨支部書記管冬梅看到。管冬梅問老人在看什么,老人回答說:“我在找金長哥哥的名字,我金長哥哥就是穿著這樣的草鞋走的。”

“一霎那,我的心被劇烈撞擊了一下。”管冬梅在向記者講述這個故事的時候,似乎仍沉浸在當時的感動中。她說:“對段奶奶來說,草鞋就是她給金長哥哥的信物,雖然過去了80多年,她依然記著和金長哥哥的約定。”

管冬梅抱住段桂秀老人,陪她一起落下眼淚。老人哭了一會,又對陪同她前來的車溪鄉民政所所長郭湖北說:“湖北啊,我都在這里找了一天了,咋沒有找到我金長哥哥的名字?我答應了金長哥哥會守好這個家,我做到了,你能幫我找到金長哥哥的名字嗎?”

郭湖北告訴記者,第二天,他帶著老人來到于都縣新建的烈士陵園,園內紀念碑上刻滿了1.6萬名烈士的名字,段桂秀不識字,郭湖北帶著她一個一個辨認。

郭湖北回憶:“我們終于找到了王金長的名字,因為名字刻在比較高的位置,我找了根樹枝,讓段奶奶拿著去碰王金長的名字,在觸碰到的一剎那,段奶奶撲在紀念碑上,嚎啕大哭。”

2019年5月20日,習近平總書記在于都縣中央紅軍長征出發紀念館親切會見了包括段桂秀老人在內的于都縣紅軍后代、革命烈士家屬代表。他說:“現在國家發展了,人民生活好了,一定要飲水思源,不要忘了革命先烈,不要忘了中央蘇區的老百姓們。各級黨委和政府要關心照顧好為中國革命作出貢獻的老紅軍、老同志以及紅軍后代、革命烈士家屬。”

段桂秀老人所住的壩腦村已經脫貧成功,現在大棚蔬菜沃野千頃,露天蔬菜初具規模,油菜,草莓、桑葚、中藥材等特色產業多點開花,呈現出綠色崛起的強勁勢頭。近年來,還秉承“復原古色面貌、展現紅色內涵、突出綠色品牌”理念,打造出了“一中心、兩樂園、三陣地”(即1個紅色教育中心,2個榕下樂園,時光廣場、守望廣場、感恩廣場3個陣地)相融合的多彩壩腦村。

如今的段桂秀老人過著幸福的晚年生活,王金長的弟弟成家后,將自己的一個孩子過繼給她當兒子,老人將孩子撫養長大,現在已經是四世同堂。記者在段桂秀老人家客廳墻上看到,和王金長烈士證掛在一起的,是還在上學的重孫女各種各樣的獎狀。

郭湖北告訴記者,如今老人每年能領到包括撫恤金在內的各種收入合計有37080元,醫療費用也由政府部門負擔。2016年,在當地政府部門的幫助下,她家還建起了三層半的新房。采訪中,段桂秀老人還不斷對記者說:“我現在過得很好,吃也有穿也有,大家都很尊重我,共產黨很了不起,讓大家都能享福。”

80多年的等待,段桂秀老人未能等到“金長哥哥”回來。但正是有無數個像王金長這樣的革命戰士流血犧牲,才締造出新中國,締造出一個和平、幸福的時代。

責任編輯:任震宇
暴劫柔情无删减版国语_太紧了夹得我的巴好爽_中国老熟女人hd_高清录播服务器_两根一起进去好紧好涨_五月八月免费高清视频